院内新闻
微信公众号

孔子研究院是唯一经国务院(国办函〔1996〕66号)批准设立的儒学研究专门机构,副厅级建制,编制117人;地面建筑物由两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吴良镛先生主持设计,占地150亩,建筑面积46000平方米;内设学术研究部、信     [ 更多 ]

您现在的位置 : > 新闻动态 > 院内新闻 >
“正本清源——论语学研究”学术研讨会召开
发布日期: 2017-12-26 浏览次数:138 来源:孔子研究院 作者:宋振中

“正本清源——《论语》学研究”学术研讨会召开
       2017年12月23日至24日,由中国孔子研究院主办,曲阜师范大学中华礼乐文明研究所、曲阜礼乐文明研究与传播中心和洙泗书院协办的第二届泰山学者论坛暨洙泗论坛:“正本清源——论语学研究”学术研讨会在曲阜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100余名学者,提交会议论文近百篇,大家齐聚东方圣城,共话“论语学”与孔子儒学、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问题。
       研讨会开幕式上,孔子研究院副院长刘续兵、曲阜师范大学中华礼乐文明研究所所长宋立林分别致辞。孔子研究院泰山学者青年专家魏衍华主持了开幕式。

孔子研究院副院长刘续兵致辞
       刘续兵在致辞中表示,近年来,泰山学者、尼山学者的引入为孔子研究院注入了发展的后劲,举办此次“正本清源——论语学研究”学术研讨会意义非凡,这是泰山学者青年专家五年工作计划的重要内容,也是第一次由青年学者组织召集的学术研讨会。希望此次研讨会聚焦“论语学”研究,汇聚更多的孔子、《论语》与早期儒学研究方面的学术力量,深入挖掘研究空间,推进学术研究。

山东省泰山学者青年专家、曲阜师范大学中华礼乐文明研究所所长宋立林致辞
       宋立林在致辞中表示,学术是学者的职责,《论语》一直以来都是学界的热点,其价值意义在历史上是公认的,以“论语学”为主题开展研讨是多年来的设想。随着传统文化的复兴,越来越多的学者表现出更客观、更理性的态度,未来“论语学”研究应当进一步发展。

孔子研究院泰山学者青年专家魏衍华主持开幕式
       此次研讨会以“正本清源——论语学研究”为主题,分设“《论语》之伦理学研究”“《论语》之文献学研究”“《论语》之学术史研究”“《论语》之现代价值研究”以及“论语学”的相关问题等议题,采取主题报告、分组学术研讨、自由讨论的方式进行。

会议现场
       期间,举行了两场主题报告。第一场主题报告由孔子研究院副院长刘续兵主持,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洙泗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姚中秋以《<论语>论孝与道》为题作学术报告,西安交通大学教授陆卫明以《<论语>中的人生智慧》为题作学术报告,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韩星以《从<论语>看孔子仁学的构建》为题作学术报告,天津市工会管理干部学院副教授陈寒鸣以《<论语•述而>“仁远乎哉”章的意义》为题作学术报告,湖北大学教授周海春以《<论语•尧曰>勾勒的儒门道统》为题作学术报告。

孔子研究院尼山学者路则权主持主题报告
       第二场主题报告由孔子研究院尼山学者路则权主持,泰山学者特聘专家、《中山大学学报》编辑部编审杨海文以《朱熹<读论语孟子法>溯源》为题作学术报告,江南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史应勇以《君子、小人之辨的两种不同解释路径》为题作学术报告,台湾东海大学哲学系教授蔡家和以《王船山对程朱学派<论语•子欲无言章>诠释的批评》为题作学术报告,同济大学诗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刘强以《<论语•微子篇>“不仕无义”新诠》为题作学术报告,聊城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教授唐明贵以《<论语集注大全>的诠释特色》为题作学术报告。
       学术研讨环节分两组共四场进行。与会学者围绕会议的主题、议题,或从《论语》的思想内容,或从《论语》的具体篇章,或从对《论语》的文本诠释,或从《论语》的历史文献、历史发展等角度展开深入的交流与探讨。
       研讨会历经一天半的研讨交流圆满闭幕。曲阜师范大学中华礼乐文明研究所所长宋立林主持闭幕式。闭幕式上,曲阜师范大学教授崔茂新、杨春梅,四川大学教授曾海军,孔子研究院特聘教授、泰山学者、上海师范大学古籍所教授刘光胜分别发言,对本次学术研讨发表感言,提出自己的学术主张,大家对会议的成果表示称赞,并对以后深入、广泛开展“论语学”研究提出很好的建议。

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作大会总结发言
       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作大会总结发言,认为此次学术研讨会汇聚了众多青年学者,显示了在学术研究方面的后劲力量。研讨会采取主题报告、分组研讨、自由讨论等形式,取得了良好的学术效果,达成了很多共识。他指出,近几十年来,出土文献不断问世,加之新理论、新方法的不断引入,传统学术研究取得了重要进展。就《论语》学研究而言,涌现了许多对于《论语》等文本的译注、考释、解读,同时还有不少“《论语》学史”的研究成果。但当前的《论语》学研究仍然存在诸多问题,需要大力构建中国的“论语学”,特别指出通常所说的“《论语》学”应该是“论语学”,要根据《汉书•艺文志》的分类,把“论语类文献”等“孔子遗说”纳入到“论语学”的范畴,开阔视野,应该认真而郑重地去掂量孔子、《论语》和早期儒学研究的分量,应该放在中国古代文明的大背景中去考察;应该放在中国学术发展的大视野中去思考;应该放在当今中国文化的特殊时代去省思;应该正确把握孔子与儒学的特性与特质。他说,“论语学”直接关系到对于中华文明高度、深度与宽度的认识,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问题。在走出疑古时代,重新估价中国上古文明,找回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过程中,加强对“论语学”的研究,加强对孔子遗说的综合探讨,就能逐渐拂去尘埃,开辟孔子思想、中国儒学、中华民族文化研究的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