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新声
微信公众号

孔子研究院是唯一经国务院(国办函〔1996〕66号)批准设立的儒学研究专门机构,副厅级建制;由两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吴良镛先生主持设计,占地150亩,建筑面积46000平方米;内设学术研究部、信息联络部、学术交流部     [ 更多 ]

您现在的位置 : > 儒学资讯 > 儒林新声 >
读四书论
发布日期: 2019-01-02 浏览次数:101 来源:孔子研究院微信公众号 作者:李翠
之一
    尝见世之趋炎附势者,终身仆仆,惟恐日之不足。呜呼,无非为利禄计也。然同一利禄有一时永久之别,为一时之利禄则折腰屈膝,暮夜乞怜。幸而如我所愿。吾惟吐气扬眉,有目空一切之概,不幸而穷无所之。吾惟抑郁无聊,有所生不辰之数,何如?饿显终身者,反得逍遥于世外乎?孔子圣人也,天生圣人,必有无数之挫折。所谓苦其心智,饿其体肤是也。然世之食万钟,拥厚资者,岂少也哉。生前溺于醉饱,死后腐同草木,始知顺境之来。天若有以厚之者,其实无非弃之也。春秋有孔子,道大莫容,且有绝粮之厄,人莫不为孔子叹,而孔子则安之若素。是天之厄我孔子者,非即显我孔子乎?孔子曰:“君子固穷。”是知不穷不足为君子,不绝粮不足以见我孔子。何也?绝粮者,一时之穷也,能守一时之穷,万古之馨香。即于此可卜。今孔子往矣,而春秋俎豆,绵绵不绝。若非经当日之苦况,吾恐饭疏饮水之高风,未必能卓绝宇宙间也。然则孔子之绝粮,正孔子之所以为孔子乎。吾愿学孔子者,慎毋以穷为恨事。
之二
    学莫贵于博,不博则识见无由而广。天下之物,莫不有理,即物穷理,以求造乎其极;用力既久,则吾之知无不尽,此大学以格物致知为入德之门,而儒者以一物不知为耻也。虽然天下之事物至广,一人之聪明有限,举五帝三王之政刑礼乐,圣经贤传之微言奥义,及后世之因革变迁,与夫天下之万物万事,悉有。以知其所以然,而洞贯乎一心。此不独常人不足以能之。虽圣贤亦有所难焉?不知事物虽繁,而理则一致。譬之木然,千枝万叶,无不出自一本。可知天下之物,皆因其理以求知。而自有贯通之会也,不观孔子之言乎?曰:“吾道一以贯之。”又曰:“君子不器。”不器云者,不拘一格于一才一艺,而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也。然则不知不能者,无他,理有未明耳。学不明理,乌足为学。此儒者所以引为大耻也。
之三
    修德之至难者,诚也;修德之至易者,亦诚也。故诚之一字,占百善之先,为万事之首。用可广,藏可微,几无不在诚中也。孝悌忠信,诚也;礼义廉耻,诚也;勤俭恕勇,诚也;正直公道,诚也。以至语不妄,行不苟,立业不负所学,作事真实无伪,皆含有诚意也。吾人持躬处世,存诚则万事万物无不克臧,而收完密之效,去诚则未有不伤德而败事者。且诚非难为也。《中庸》云:“诚者,天之道也。”又云:“诚之者,人之道也。”可知诚虽非尽人而能,亦非尽人而不能也。由此言之,诚之一字,果何难乎?吾人自勉,尤当以诚为本,尽力而行,其难不可骤几,苟修得其一端,亦诚之道也矣。
之四
    国之兴,非可勉强为也,恃有贤才而已。孟子曰:贵德尊士,贤者在位,能者在职,虽大国必畏之矣。朝无贤才,奚以望治。驽骀之马不足以驰千里也,斗筲之子不足以奋六合也。夫以匹夫匹妇之明,安能明特达之知,赞扬帝德,而兴日月之光哉。忠贤之臣,导主志,承君惠,治乱安危存亡之所系焉。是故伊尹负鼎,吕望鼓刀,周公吐哺,躬以待士,齐桓庭燎,设以礼贤,百里鬻于秦,叔敖用于楚。世有圣明之君,必有贤智之臣积功而立威,四海不足平也。占小善者得禄,名一艺者见庸,非宰辅远大之器,何足以应运而出,为王者之佐乎?故贤人君子圣人用以治海内而不易出者也。张子曰:贤才出则国将兴,世平主圣,协和万邦,其责全在乎贤才也。(来源:孔子研究院微信公众号 作者:李翠)